逆势上马P2P,京东金融在打什么算盘?

- 文丨不凡商业记者 石富元 -

P2P或许是互联网巨头金融业务的最优解。

近日,京东金融旗下P2P产品“小金投”再次上线,但吊诡的是,其运营主体由此前一直对外宣称的“旭航网贷”,变成了已经停运一年多的“和丰网贷”。

而京东金融的P2P业务这几年来发展并不顺利,几次上架又下架,刚刚上线不久的和丰网贷,前两日又被爆出已悄然下架。

京东金融在P2P上的纠结,映射了整个互金行业在风云变化大环境下的纠结,抓不住却又放不下。

抓不住是因为,在金融监管日趋严峻的当下,互联网公司的金融业务越发不好做,政策风险已经成为了最大风险。因此互联网巨头的金融业务纷纷转向,都开始强调自己的“科技”定位,京东金融甚至直接把名字改成了“京东数科”以显其诚。

“金融只是试验田,成功之后自然都会开放出去。”这句话前后被蚂蚁金服和京东金融的高管都用来对外宣称过。

而放不下是因为,金融业务早已成为了互联网界公认的,继广告和游戏之后的第三大流量变现工具,蚂蚁金服能估值高达1500多亿美元,与其超强的盈利能力有绝大关系。

在这种纠结之下京东金融重启P2P业务,或许是一种曲线自救的方案。

此时为何押宝P2P

P2P几乎是互金领域最褒贬不一的一种模式,近年来爆雷不断,互联网巨头躲之唯恐不及。

此前蚂蚁金服旗下号称与余额宝为姊妹产品的“招财宝”,其中就包含大量个人债与中小企业债类的P2P理财产品。后因几次债务违约问题,和监管不允许P2P与其它理财产品混合销售的政策要求,招财宝以下架告终。

另一方面,相比P2P业务,消费信贷业务和网络小贷业务更符合巨头们的口味。

P2P是信息中介平台,只负责撮合投资人(出借方)与借贷人(借款方)的交易,从中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或者佣金。

而消费贷网络小贷,平台是唯一借款方,最终所有利差都归平台所有,其盈利能力要更强。

而且,P2P由于资金门槛低,几乎对平台没有任何资本充足率的要求,因此玩家众多,问题平台也就大量充斥其中,一旦出现逾期或者平台跑路,波及的面就会很广。

消费贷和网络小贷则没有这种问题,一方面行业门槛高,筛掉了很多低端玩家;另一方面由于平台是唯一借款方,即使逾期也不会传导到广大理财用户,对平台造成的负面影响小。

再加上互联网巨头有大量用户数据,能从中筛选出更优质的借款用户,也有更全面的风控能力以降低逾期率,因此做消费贷或者网络借贷才是其首选。

我们能看到的现象便是,蚂蚁金服力推花呗与借呗、京东金融力推白条与金条、微信有微粒贷、百度有有钱花等。有人测算,借呗和花呗2017年保守估计为蚂蚁金服创造了80亿元的净利润,占其总利润(131.89亿元)的六成,是绝对的盈利担当。

但去年年底的互联网风险专项整治工作中,监管命令禁止网络小贷依靠ABS(资产证券化)融资采取过高杠杆率。

此前借呗和花呗依靠ABS融资数千亿元用于放贷,融资规模是自身注册资金的近百倍,但新规下杠杆率最高不得超过3.3倍,如此一来就严重制约了借呗与花呗的融资上限,也就限制了其放贷以及盈利空间。

而且为了规避政策风险,蚂蚁金服、京东金融都在打“金融科技”定位,把大量金融业务开放出去,引入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,自身则有可能变成传统金融机构的业务通道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京东金融重拾P2P这根“鸡肋”就很好理解了。

虽然P2P的盈利能力远远不及消费贷和网络小贷,但总好过自身沦为纯粹的业务“通道”。

而且P2P不受注册资本金的限制,借款方也并非平台本身,在定位上是信息中介服务平台并非金融平台。对于互联网巨头而言,P2P变成了一个既满足监管要求又符合自身利益的折中选择。

但P2P也并非想做就能做。

P2P不好啃

P2P行业经历了上半年的爆雷潮,和下半年的严整治后,整个行业都在默默地等待着明年6月份的备案截止日期。

备案成功则正式上岸,备案失败则要退出市场,这是悬在所有P2P经营者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。

去年12月,由全国互金整治办下发的《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》(即57号文)指出,对于在2016年8月24日后新设立的网贷机构或新从事网络借贷业务的网贷机构,在本次网贷风险专项整治期间,原则上不予备案登记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和丰网贷成立于2015年11月,而此前京东金融主推的旭航网贷成立于2017年9月,后者显然难以通过备案,所以京东金融才再次把已经停运一年的和丰网贷重新上线。

除了时间上的限制,借贷余额也可能是一条生死线。

此前有报道称,浙江监管部门已计划逐步启动借贷余额在1亿元以下、1亿元至5亿元平台的清盘退出。此后,陆续有一些借贷余额在1亿元以下的平台发公告称“因存量资金过小,监管方建议良性退出”。

业内则有猜测称,5000万元可能会是全国范围内的借贷余额生死线。

相比而言,重新上架的和丰网贷,仅仅发了数个标的,总借贷余额仅数万元,离清盘生死线相去甚远。

或许是因为知道备案机会渺茫,再加上京东金融没有料想到媒体会对其上线和丰网贷如此关注,才又匆匆把其下架。

最终是放弃、还是重新上线冲刺备案工作,亦或是等备案工作尘埃落定后收购一家通过备案的P2P平台,京东金融不知会如何抉择?

互联网巨头的P2P暧昧史

对P2P如此纠结的互联网巨头其实不只京东一家。

2014年上线的含P2P业务的招财宝,曾经一度被寄予厚望,蚂蚁金服欲将其打造成和余额宝一样的明星理财产品。奈何承受不住监管与舆论的压力,招财宝最终在2017年停运,结束了蚂蚁金服的P2P尝试。

缺乏交易数据的微信金融和度小满(百度的金融业务),则一直没有触碰P2P。

三大门户网易、新浪、搜狐在P2P领域都有布局,但境况却大不一样。

网易的P2P平台立马理财,目前已经完成兑付工作,清盘退出了市场;新浪旗下P2P平台微财富,今年5月已将P2P业务剥离,并更名小微智投,转型为智能投资平台,主要投资公募基金;搜狐旗下的P2P平台搜易贷,目前处于正常运营状态,借贷余额24亿元,是三大门户中活的最好的。

目前在P2P领域表现最活跃的互联网巨头有两家,分别是360和58同城(很巧,名称里都包含数字)。

近日新京报报道,360金服旗下除注册地在北京的“你财富普惠”平台外,一口气又在陕西省西安市注册了4家P2P网贷平台,几乎是同一时间段成立、由同一团队管理。看此架势,势要冲刺备案。

而58金服除了自营的“58钱柜”平台外,还控股了一家中小型P2P平台“看看钱包”。目前58钱柜处于半停摆状态,看看钱包还在运营,不排除如果看看钱包通过备案后,58金服会把看看钱包的业务注入58钱柜,为自身的P2P业务保留火种。

2007年P2P模式在中国出现,其中的创业者可以说是互联网金融最早的探索者,启发了后来无数的互联网金融创新的出现。

但这个褒贬不一的始祖行业,即将步入最后的关头,曾经多达6000多家的P2P网贷平台,经过雷潮和备案检查的洗礼,最终可能只会有百余家存活下来。

互联网巨头作为一路重要的参与者,其取舍得失从一个侧面映射出这个行业的兴衰起伏。